第84届国医节暨2014年台北国际中医药学术大会于2014年3月15-16日在台北市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受大会组委会的委托国际中华传统医学会将推荐国内的中医药学者及机构参加本次大会。来自中国大陆、美国、加 拿大、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国专家学者与台湾的专家学者共同出席本次大会,贾淑芳主任受特邀与贾玲一同参加本次大会。这是一次高层次学术,规模盛大的国际性大会,大会旨在为全世界从事医药工作者提供一个学术平 台,分享及交流中医药学的科研成果与发展动态,讨论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及产业化发展,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专家热线:029-87331911
咨询手机:13991357368
视频诊疗QQ:411722189
医院网址: www.dpzl.com
门诊地址:西安莲湖华西医院七楼(牛皮癣)
地址:西安市莲湖路204号(玉祥门内
台湾大酒店东侧)

当前位置:理论研究

期待新方案 破解看病难

 来源:西安华西医院银屑病治疗中心 日期:2010年04月02日 浏览:
期待新方案 破解看病难
转自《华商报》2008.3.4 A5版

  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一句“我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看病最不贵是中国”几乎被千夫所指,但也说明公众对医改的关注程度。
  回归公益性质、解决“医药分离”、借鉴国有企业改制的思路改革部分公立医院低效率运行的问题,无疑将成为医疗改革的方向。据了解,新的医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预计很快将进入向群众征集意见程序。
   2008年刚开始,改革久遭诟病的“以药养医”体制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热点。在前不久召开的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卫生部部长陈竺公开宣布:医改方案经国务院批准后,今年要选择部分地区,围绕改革重点内容开展试点,为在全国范围深化改革探索经验。
  医改方向重回“公益性质”
  新的医改方案已上报国务院,预计很快将进入征集意见程序
  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被称为新时期“新三座大山”。相较于上学买房,看病直接关乎人的生命健康,人们几乎没有选择,因而也最为社会所诟病。
  200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医改不成功”的报告发布之后,对此前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反思就不可遏止。
  “医改很难,很复杂。”这几乎是每一个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和政府官员必然提到的一句话。然而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呼声越来越高,医改方案只有尽快出台才符合公众的期望。
  在这样的矛盾下,结合各方力量共同完成医改方案成为了必然的选择。于是,2006年,以卫生部为首联合10部委抽调精兵组成医改协调小组,建立协调机制,统筹各方意见,着手设计新医改方案。
  其中最重要的前提是,针对公益性缺失这一问题,十七大指出了解决方向。强调“坚持公共医疗卫生的公益性质”,突出了医改的价值取向。确定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重在强化政府责任和投入,抓住现在财政形势比较好的有利时机,加大对基本医疗卫生的投入,并形成稳定的资金筹措机制。
  此前,卫生部部长陈竺已透露了不少有关医改的消息:公立医院要逐步取消“以药补医”机制,降低药品价格;采取增加财政补助、适当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等措施,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所有医疗机构,不论所有制、投资主体、隶属关系和经营性质,均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准入、统一监管。
  最新消息显示,医改方案两会期间不会亮相,但已上报国务院,预计很快将进入向群众征集意见程序。
  公立医院改革是一大重点
  上报的方案其实并不完全是9套中的某一套,而是以9套备选方案为基础,听取多方意见,综合之后形成的对于医改备选方案“十选一”的说法,有关人士明确表示“这种说法不准确”。此前有报道称,此次医改共征集到10套备选方案,有北京大学版、复旦大学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版、世卫组织版、世界银行版等,侧重点也各有不同,究竟会选择并提交哪一套,一直是个悬念。而事实上,备选方案共为9套,最后上报给国务院的才是第10套。有关人士称,上报的方案其实并不完全是9套中的某一套,而是以9套备选方案为基础,听取多方意见,综合之后形成的。
  那么,医疗改革究竟会怎么“改”?目前方案的真面目虽然还不得而知,但卫生部高层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
  陈竺说:“我认为,最合适的医改方案就是能够体现十七大精神的,人人都能够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制度。”此前,对“医药分开”这一方向,有些医药界的代表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陈竺对此的解释是,现在讲的“医药分开”实际上是指医药购销活动中的利益和医务人员的行为分开,而不是“医”和“药”分开来,把药店搬出医院,毕竟,医生要治病,主要的武器、手段就是药品和医疗技术。
  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表示,医改中应该包括两个重点,一是推动现有医疗机构,特别是公立医院的改革,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政府就要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过去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不足,欠账较多,基数偏低,在这个基础上要进行改革,要让公立医院保持公益性,国家就要加大投入,保证医院的正常运转。”另一个重点就是发挥中医药的特色优势,建立对中医院的财政补偿机制。王国强指出,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和政府财政承受能力,以及群众看病就医的实际,发挥中医药的基础作用很关键,因为中医药有着简、便、验、廉的优势,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在农村、社区。而为了发挥这一优势,也要加强对中医院的投入,建立财政补偿机制,不要让医院因开展中医药而亏损无法生存,这样既有利于国家中医药的发展,也有利于老百姓看病。
  私立医院期待获“国民待遇”
  如果能够真正落实私立医院与公立医院同等待遇,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或许有望从体制上得到部分解决
  就医改新方案,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高强曾提出,要逐步改善公立医院过多状况,给社会资金参与医疗事业发展留有空间。他说:“需要多少家公立医院,多少保留公立,多少可改为民营,多少需要引进社会资本,这些都要明确。”
  但就目前而言,国内的私立医院还根本无法和公立医院竞争,其中一个重要的、体制上的原因是多数公立医院管办不分——卫生行政部门自然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公立医院的问题和过去国有企业的问题是相同的。那种论资排辈、人浮于事的官衙式体制,必然造成人力资本高、运行效率低的问题。在民营医院,医生干什么活拿什么样的薪水,副教授的待遇可能超过教授,教授和教授待遇也不一样,这在公立医院就很难做到。”西安高新医院总经理王志峰说。
  另一方面,由于对公立医院领导人缺乏有效监督,医院贷款无节制地建大楼、买高端进口设备,最终不得不通过患者来填平这个资金需求黑洞。面对还贷压力,医院主管机关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其趋利性经营。
  新医改方案提出鼓励社会力量投资医疗机构、给私立医院“国民待遇”,如果能够真正落实,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或许有望从体制上得到部分解决。
  有学者建言,现有公立医院体制改革,15%可由社会资本进行整合。对此,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改革后的医院资本如何构成,比例多少,“需要最后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比例,而不是人为划定的”。
  知情人士坦言,最终医改新方案将是各方博弈妥协的结果,“之所以方案难产,方案制订过程久未能为外界所知,某种意义上是因为权力之争、财力之争。未来如何处理好资金投入和权责分配将是关键。”
  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郝建国
上一篇文章:19部委联合发文力挺中医药 谋求民族医药复兴
下一篇文章:卫生部长透露医改新方案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