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届国医节暨2014年台北国际中医药学术大会于2014年3月15-16日在台北市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受大会组委会的委托国际中华传统医学会将推荐国内的中医药学者及机构参加本次大会。来自中国大陆、美国、加 拿大、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国专家学者与台湾的专家学者共同出席本次大会,贾淑芳主任受特邀与贾玲一同参加本次大会。这是一次高层次学术,规模盛大的国际性大会,大会旨在为全世界从事医药工作者提供一个学术平 台,分享及交流中医药学的科研成果与发展动态,讨论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及产业化发展,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专家热线:029-87331911
咨询手机:13991357368
视频诊疗QQ:411722189
医院网址: www.dpzl.com
门诊地址:西安莲湖华西医院七楼(牛皮癣)
地址:西安市莲湖路204号(玉祥门内
台湾大酒店东侧)

当前位置:理论研究

从宏观调控到微观研究

 来源:西安华西医院银屑病治疗中心 日期:2010年04月02日 浏览:

从宏观调控到微观研究
是皮肤科中西医结合的必由之路
 

  皮肤病中西医结合研究已经取得较多进展。从研究现状来看,其范围相当广泛,中医学典籍的许多独特经验已经发掘或正在进一步发掘。从近几十年来发表的近2万篇文献分析,中西医结合治疗皮肤病疗效好的和比较好的有170余种。不仅有常见病和多发多发病,如银屑病、湿疹、真菌病、荨麻疹等,一些少见病和疑难杂症也有较好疗效,如红斑狼疮、硬皮病、天疱疮等。从发展趋势看,在已发表的4000多篇有一定水平的论文中,更反映了我国皮肤病在中西医结合研究方面的新进展,其中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有了进一步深入,临床研究病种更加广泛,且有新的突破。如活血化瘀法在皮肤病中的应用已经引起应有的重视,其他如脏象学说、气血学说在皮肤科的研究也较为普遍。
  中医理、法、方、药的研究最为现实而实际,许多疾病的中医发病机理已达成共识。如药疹有热毒、血热、阴虚之分;银屑病有血热、血燥、血虚、血瘀之别;痤疮有肺风、肺热、湿热、血瘀、痰凝之说;脱发有心脾气虚、肝肾不足、气血两虚、肝郁血瘀之见解。对结缔组织病刍议较多,总结起来有两大学说:血瘀发病学说,肾虚发病学说。根据多年体会可把结缔组织病分成两大类型:肾阴虚血瘀型,代表性疾病有系统性红斑狼疮、干燥综合症;肾阳虚血瘀型,代表性疾病有系统性硬皮病、混合性结缔组织病等。以上疾病相应有他们的治疗大法和具体方药。从理念和思路来说属宏观调控范畴。血热、血虚、血瘀是什么?凉血、养血、活血化瘀的作用机理又是什么?肾阴虚、肾阳虚是什么?不能单独用各种症状和体征的“综合症”来解释。补肾阴、壮肾阳作用道理如何?这些方药为什么会发挥很好的治疗效果,都需要阐明其本质。要阐明自然少不了微观研究。
  一、从微观辩证到辩证微观化是中西医结合的飞跃
  中西医结合治疗皮肤病,过去开展了辩证论治和辨病论治两方面的研究。实践证明,要突出中医特点深入开展辩证论治的研究。许多皮肤病病例病情复杂,多有兼证,而且有的病例在整个病程中“证”常有变化。因此,在深入进行辨证论治的研究中,治疗上找主证的同时,也须照顾兼证。这样才能收到较好的治疗效果。要提高辩证论治的水平,必须将辩证引向微观化,才能有所进展。
  辩证微观化是现阶段中西结合新的战略思想。随着这一战略思想的提出,为了证候微观化,应以识病辨病为基础。现代医学诊断皮肤病,不仅依靠皮疹、体征和病史资料,还结合许多物理、化学、组织病理、免疫学检查和细胞因子测定等帮助确诊。因此,微观辩证,微观辨病,可以从西医诊断的许多客观化的指标中,提供一些中医辩证微观化的线索。
  中医四诊的望、闻、问、切,由于历史的条件,只能限于感观直觉观察。譬如系统性红斑狼疮,如果不做血尿常规和免疫方面的检查,特别是抗体检查,如抗核抗体、抗dsDNA抗体、抗Sm抗体等,只凭证候,恐怕仅能下“红蝴蝶”、“水肿”、“痹症”的诊断,当皮疹消退或皮疹不明显时若不做免疫球蛋白、补体、各种抗体检查,难以确定疾病的转归。这些,说明“四诊”确有不足之处。近年来,科学工作者用电子显微镜揭示了细胞亚微结构的变化与中医的基础理论、诊法、治则及药物方剂方面的关系,为微观辩证及辩证微观化提供了依据,对中医学的认识逐步深化,为继承和发扬中医学精华,使中西医结合向纵深发展开拓了思路。有学者用电镜观察中药克银方治疗银屑病前后的皮肤变化,用药前显示表皮棘细胞核及核仁增大,出现核仁细丝、染色质小团块,治疗后核及核仁缩小,核仁细丝及染色质团块消失,说明本药通过抑制细胞的DNA合成达到治疗目的。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的研究是当前免疫学十分重要的课题。临床研究表明,许多疾病与白细胞介素产生水平有关,或伴有白细胞介素产生异常。如银屑病角质形成细胞有分泌IL-6、成纤维细胞有分泌IL-6和IL-8的异常;系统性红斑狼疮、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和肿瘤病人白细胞介素-2的产生减少,T淋巴细胞对白细胞介素-2的应答机能也降低;又SLE患者外周血单核细胞IL-4、IL-6、IL-10和TNF-a基因高表达,IL-1B、IL-2、TNF-г基因呈低表达。白细胞介素的研究从一开始就同祖国医药学的研究紧密结合在一起,对中医的“证”同白细胞介素的关系,中药免疫调节剂对白细胞介素的产生和作用的影响进行了一系列很有意义的探素,展现出独特的研究方向。白细胞介素的研究为深入了解中医理论进一步揭示中药调节免疫反应的机理提供了一种新的手段。利用这一手段,可以从细胞间相互作用及其分子基础上对中医学作更深入的探讨。随着现代科学技术飞跃的发展,无凝会给中西医结合皮肤病研究带来新的契机。因此,更要开阔视野,积极努力地去掌握运用新技术、新方法,为皮肤科领域里中西医结合工作开创一个新局面。
  随着中西医结合研究的深入,以及引进现代医学先进技术对中医“证”本质的研究,越来越明确显示病与证的结合必须在“微观”层次上找到结合点。在临床与实验研究中,并不应以微观辨证取代宏观辩证。事实上,前者是后者的发展、延伸,以弥补肉眼观察事物之不足,提高宏观辩证水平。因此,从微观辩证到辩证的微观化是中西医结合研究向纵深发展的新趋向,将标志着我国中西医结合会有新的飞跃和突破。
  二、从宏观调控到微观研究是中西医结合的必由之路
  在一次基因研究的研讨会上,一位中国著明的科学家预言:“遗传病的基因治疗要靠中草药单体来解决”。这虽属断言,但我坚信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基因是生物工程的微观模式,单体是中草药分离出的微观分子结构。这些都需要用现代科学方法加以研究,加以微观调控,进行微观分析。近代中西医结合取得的重大成就,无不都是通过微观研究取得的。譬如青蒿素走向世界,三尖杉酯碱抗癌,砷剂诱导细胞分化凋亡等。疗效的肯定,本质的阐明,概括起来就是科学性、先进性和新颖性,有理论指导意义和社会实用价值。我们十余年研究“新血证论”的体会:从宏观调控走向微观研究是历史的必然,是中西医结合的飞跃,是中西医结合的必由之路,有广阔的前景。
  中医的气血学说在皮肤科领域内应用十分广泛,“益气养血”、“补气活血”是气血理论指导下的大法,按照这一思路我们研制了“三色片”方剂,由丹参、黄芪、黄藤组成,用于红斑狼疮、皮肌炎、白塞病、银屑病、异位性皮炎、白癜风等疾病均有一定疗效。这是从宏观调控到微观研究的初级阶段。有效的物质基础是什么?需要我们深入的研究,这条道路是微观调控的必由之路。根据我们的工作体会,结合国内外研究成果,微观世界里有无穷的宝藏,值得我们去挖掘探索。
  2.1 丹参的研究
  丹参化学单体有50余种,分水溶性和脂溶性两大类。水溶性成份中提取的单体有丹参素,并分离出含甙物质、强酸性物质及黄酮类物质,目前用于临床的水溶液成份多系丹参素。丹参脂溶性成份先后分离出 种单体,其余都是二砧醒类化合物,包括丹参酮-Ⅰ、丹参酮Ⅱ-A,隐丹参酮、丹参酮Ⅱ-B,轻基丹参酮Ⅱ-A、丹参酸甲酯、异丹参酮-Ⅰ、异丹参酮Ⅱ-A、异隐丹参酮、丹参新酮等。近十年来对丹参化学成份活性物质的研究发现,有些单体对系统性硬皮病、银屑病、痤疮均有较好的效果。丹参有多方面的药理作用:
  ⑴、对微循环的作用以家兔外周循环障碍病理模型,观察丹参和丹参素的影响,表明给药后血液流速显著加快,毛细血管网开放数目增多,60%以上动物的血液流态改善,血细胞不同程度解聚,血液流动由粒状或断线状变为正常。说明丹参具有改善微循环障碍,从而改善细胞缺血缺氧所致的代谢障碍作用。
  ⑵、对血凝的作用
  ① 对纤维蛋白溶解纤溶的作用,纤维蛋白的溶解活性处于低水平是血癖患者病变过程的危险因素之一,根据副凝试验和葡萄球菌聚集试验的结果,证明丹参能强有力地使纤维蛋白降解。
  ② 在电镜下观察丹参对应激大白鼠心肌小血管内血小板解聚的影响,发现给药后血小板解聚。双在试管中证实丹参能使血小板内cAMP浓度明显增高,高浓度时能促使血小板解聚。
  ③ 丹参的3种化学提取物均有抗凝作用,以丹参酮最强,原儿茶醛次之,第三为丹参素。
  ⑶、抗菌消炎作用
  丹参脂溶性成份中的丹参酮-Ⅰ,其抗菌范围有较多方面:
  ① 体外试验对金黄葡萄球菌及其耐药菌株有较强的抑菌活性,比小檗碱强。
  ② 小白鼠耳局部应用,有明显的抗菌消炎作用。
  ③ 对铁锈色毛癣菌和红色毛癣菌以及奥杜盎氏小牙胞癣菌和星形奴卡菌有一定抑制作用。丹参酮-Ⅰ的抗菌消炎效应研究表明,当健康人白细胞5×107/mL与50ng/mL的丹参酮-Ⅰ共同孵育1h后,可使白细胞趋化性发生明显抑制;而对白细胞的随机运动无影响。若孵育时间持续19h,则5ng/mL的丹参酮-Ⅰ足以使白细胞的趋化性及随机运动盗取发生有意义的抑制。体外实验丹参酮与中性粒细胞混合,可抑制其趋化性。体内给药对中性粒细胞趋化性明显减低,并抑制B-葡萄糖醛酸释放,可能是丹参抗炎作用环节之一。
  ⑷ 对血液流变学的影响 血癖证除有微循环障碍外,均有不同程度的血液流变学异常。经用丹参注射液治疗后全血勃度、血浆勃度、红细胞电泳时间的恢复明显。
  ⑸ 对结缔组织的作用 对丹参治疗前后的癖痕组织的超微结构观察,治疗后纤维母细胞的数量明显减少,分泌胶原的功能低下,组织细胞增多,肥大细胞增加,血管数量增多。表明丹参有促进增生变性的结缔组织转化、吸收、抑制亢进的胶原合成作用,对硬皮病皮肤成纤维细胞的增殖也有抑制作用。
  2.2、黄芪的研究
  黄芪含有多种化学成份,以甙类、多糖、氨基酸、微量元素为主。
  ① 甙类:从膜荚黄芪的根中分离出羽扇豆醇、B-谷幽醇,胡萝卜甙、膜荚黄芪皂甙甲、乙等。从蒙古黄芪的根中得到了黄芪甙醇Ⅰ、大豆皂甙、刺芒柄花素和毛蕊异黄酮等。
  ② 多糖:从蒙古黄芪中得到了5 种多糖,多糖Ⅰ、多糖Ⅱ、多糖Ⅴ均具有一定活性。
  ③ 氨基酸:如膜荚黄芪含有25种游离氨基酸,金翼黄芪含有22种游离氨基酸。
  ④ 微量元素:黄芪中含有人体生命活动需要的多种微量元素。
  黄芪有多方面药理作用,能促进各类血细胞的生成、发育和成熟,证明黄芪能促进骨髓的造血机能。黄芪有改善心、肾功能的作用,在体内对LAK细胞抗瘤活性具调节作用。黄芪能增大白鼠的应激能力,提高抗疲劳作用,该作用通过增强其肾上线皮质功能产生。黄芪中含硒量较高,可以刺激某些细胞生长,参于多种酶的合成和活化,保护细胞免受生物氧化过程的损害。黄芪的免疫调节作用倍受重视,它能促进病毒和自身诱生干扰素,从而抑制病毒增殖,增强自然杀伤细胞NK活性和免疫调节作用。黄芪能明显增加亚适量PHA,ConA和PWM引起的淋巴细胞增殖反应,且能抑制Th加强IL-2的产生。对抗体产生的影响表明,黄芪可促进浆细胞增生,B细胞增殖分化和抗体合成。
  2.3黄藤的研究
  黄藤即雷公藤,是皮肤科领域中应用甚广、研究较多的药物,已知雷公藤化学成份有100余种,很受国内外医药界的关注。其中有:
  ① 生物碱类:雷公藤的生物碱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烟先倍半萜类。有雷公藤碱、雷公藤晋碱、雷公藤增碱、雷公藤定碱、雷公藤亭碱等;另一类是精咪类,含生物碱A,B,C,D等。
  ② 二萜类:已分得较多二萜成分,即雷公藤内脂酮 、雷公藤内脂醇、雷酚内脂、雷酚酮内脂、雷公藤内脂二醇等。  
  ③ 三萜类:雷公藤的三萜成份有雷公藤红素、雷公藤内脂甲和雷公藤内脂乙、雷公藤三萜内脂酸A等。除此之外,自雷公藤中分得的还有许多新的单体,如TRY,TZ-93,萨拉子酸等均有较好的药理活性。
  雷公藤的药理作用包括抗炎、抗癌、抗病毒、抗生育、免疫调节等。用雷公藤治疗SLE,发现其具有免疫调节和抗炎作用。雷公藤可抑制t细胞增殖反应,且可明显降低小鼠脾细胞产生IL-2的水平,对体液免疫则能明显抑制胸腺依赖性抗原诱发的抗体反应。另外,可抑制胸腺和网状内皮系统吞噬功能。其对症早期血管通透性增高、渗出、水肿有明显抑制作用,可以减少炎症介质的产生和释放。还发现,雷公藤可以减少SLE患者体内补体活化,不仅能抑制补体经典途径的激活,也能抑制补体旁路的激活。又观察到雷公藤甲素对细菌内毒素LPS诱导的人PBMC产生IL-6和TNF具有显著抑制作用。此外,雷公藤可以抑制巨噬细胞J774的免疫活性。体外实验表明,其能显著抑制ConA与LPS诱导的T,B淋巴细胞增殖反应。雷公藤T4单体可以抑制本病及正常人PBMC的增殖反应、体外培养的肾小球细胞的增殖、正常人外周血单个核细胞、酒巴细胞株多种粘附分子的表达及PBMC与人脐静脉内皮细胞HUVEC间的粘附能力。研究还表明,雷公藤红素能够以剂量和时间依赖方式,诱导人T 淋巴细胞株的凋亡,并对机制进行了深入研究。
  总结研究“三色片”的经验,我们体会到“一味丹参功同四物”的内涵,根据黄芪和黄藤的物质基础及药理作用,现代医学可以发挥“一味黄芪效超十全”,“一味黄藤功盖百药”的论述,正是中医理法方药的提高和发展,显然不是“废医存药”,而是医药结合。
  我们从宏观的角度,用辩证论治的方法观察到“三色片”中丹参、黄芪、黄藤的协同作用。药的发展会焕发医的创新思路,是医在指导药的研究,是从宏观调控到微观研究。丹参素之全合成,TZ-93之半合成,开拓了微观研究的视野。从微观研究看到了中西医结合的前景,看到了中西医结合的光明。皮肤科中西医结合大有作为。

上一篇文章:科普瞄准疾病的利器——基因靶向技术
下一篇文章:“炎黄一号”基因组图谱绘制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