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届国医节暨2014年台北国际中医药学术大会于2014年3月15-16日在台北市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受大会组委会的委托国际中华传统医学会将推荐国内的中医药学者及机构参加本次大会。来自中国大陆、美国、加 拿大、韩国、日本、东南亚等国专家学者与台湾的专家学者共同出席本次大会,贾淑芳主任受特邀与贾玲一同参加本次大会。这是一次高层次学术,规模盛大的国际性大会,大会旨在为全世界从事医药工作者提供一个学术平 台,分享及交流中医药学的科研成果与发展动态,讨论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化及产业化发展,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专家热线:029-87331911
咨询手机:13991357368
视频诊疗QQ:411722189
医院网址: www.dpzl.com
门诊地址:西安莲湖华西医院七楼(牛皮癣)
地址:西安市莲湖路204号(玉祥门内
台湾大酒店东侧)

当前位置:牛皮癣疾病机理

《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

 来源:西安华西医院银屑病治疗中心 日期:2010年04月22日 浏览:

高也陶1 孙保平2 吴振聪2
(1. 澳门科技大学澳门伟龙马路 2. 澳门协和医学诊疗中心澳门雅廉访大马路2 号A_B 座)
转自《2008澳门世界中医药大会论文集》
发布日期:[2008-10-28 15:30:00] 共阅[764]次

摘要 常有人批评中医人体解剖不正确,回答最多的是:传统中医的脏腑不是实体的解剖器官而是功能系统,与西医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即藏象说。许多医学史家也认为传统中医解剖观幼稚。本文根据《黄帝内经》原著和国内外史载,指出:1)传统中医的解剖观更精确于现代解剖学诞生以前的欧洲解剖观;2)当前中医解剖理论的误解;3)上焦是颅脊腔,中焦是胸腔和胃,下焦是腹腔;4)对心主的推想。结论:
《黄帝内经》的解剖观与现代解剖学基本一致。
关键词 黄帝内经;脏腑;三焦;解剖学
The Anatomical Structure of Zang-fu Viscera in Huang Di Nei Jing and Anatomy.
Gao YeTao1, Sun BaoPing 2, Wu ZhengCong 2
1 Macau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venida Wai Long, Taipa, Macao. 2 Xie He Medical Diagnosis &
Treatment Centre. A-B# 2 Yalianfang Road, Macao.
Abstrac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is often criticized as for his anatomical conception. The most of
the answers for the criticism are that the conception of Zang- Fu organs in TCM is different from the modern
medicine, which they are not real organs of human anatomy but functional system. According to Huang Di Nei
Jing and the medical history, it suggest: 1) The anatomical conception of TCM was morn precise than west
medicine before Anatomy born;2)some misunderstands to the anatomical conception of TCM; 3) the upper of
triple burner is the Cranial-Spinal cavity, the middle the Thoracic cavity and stomach and the lower
Abdominopelvic cavity; and 4) to guess the envelope of the heart. The conclusion is there is hardly difference
between TCM and modern medicine.
Key Words Huang Di Nei Jing, Zang-Fu organs, triple burner, anatomy
1 《黄帝内经》脏腑解剖观相同于现代解剖学
至今许多中医的教学仍然强调传统中医所说的脏腑,不是西医所说的实体解剖器官。以至当前许多人,谈起中医的解剖理论,普遍认为中医的解剖观点是错误的。细读《黄帝内经•灵枢》的《本藏篇》,《平人绝谷篇》和《肠胃篇》就足以证明2000 多年前传统中医对人体解剖学与当代并无多大区别。公元736 年,唐代的张守节在注解《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时,对脏腑的解剖进行了详细描述也与当代解剖学相去无几。
2 《黄帝内经》脏腑解剖观在现代解剖学诞生前最为精确
《中国医学通史(现代卷)》说:“我国古代的人体生理解剖学至奴隶制社会的末期和封建社会的初期就处于滞缓状态。聂青保提出中国在公元前就在解剖上与西方不同,且一直未形
成严格科学意义上的人体解剖学。侯宝璋《中国解剖史》认为:‘以整个解剖言之,实极幼稚。’”
根据《汉书•王莽传》记载:公元16 年,官府捕得翟义党王孙庆,王莽使太医尚方与巧屠共刳剥之,量度五脏,以竹箴探寻其血脉,了解血管之走向。血管且能够探知,何况各个器官。宋代的针灸铜人图,能够把至今无法直观的经络穴位定位的清清楚楚,对大体解剖无疑更是清楚。
图 1 左为传统中医解剖图,右为1503 年欧洲出版的解剖图谱 
 《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
《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
 

欧洲中世纪前,绝不允许解剖人体。文艺复兴以后,才得以私下进行,许多人为此受到教庭的迫害,包括解剖学的先驱维萨里乌斯和塞尔维特。后者,在慢火上活活烤了二小时。
1682 年传到欧洲的中医解剖图(图1 左)是根据《黄帝内经》画出来的,图1 右是1503年欧洲的一部解剖著作中的图谱,[1]与欧洲的解剖学相比,当时中国医学并不落后于西方医学。有图为证,直到1720,欧洲的解剖学也没有超过《黄帝内经》的描述。[2]
3 对《黄帝内经》脏腑方位描述的误解
很多人以《黄帝内经》有“肝生于左, 肺藏于右”来指责中医不知解剖。这句话出自《素问•刺禁论篇》。细读此篇文章,我们知道:1) 本篇讨论的是针刺的禁忌,黄帝问的是,针刺有何禁忌;2) 岐伯回答的是,脏腑有要害,并阐述了要害之处;3) 本篇所说的“肝生于左”和“肺藏于右”等是与《易经》的卦象相对应,不是指它们具体的解剖部位。
4 《黄帝内经》中三焦的具体解剖位置
对传统中医的解剖观质疑者还会说,三焦是什么?传统中医自《难经》提出关于自相矛盾的三焦有形和无形之说后,至今还在争论。其实,《黄帝内经‧灵枢‧营卫生会篇》详细描述三焦解剖结构(如图2)。根据《黄帝内经》:首先,三焦是有形器官。其次,三焦是空腔器官。符合上述两个要件的人体有形的,人体正好有三个大的空腔器官(如图2)。[3]上焦:颅脊腔(Cranial-Spinal Cavity);中焦:胸腔(Thoracic Cavity),按《黄帝内经》中焦还包括胃;下焦:腹盆腔(Abdominopelvic Cavity)。第三, 《营卫生会篇》描述上焦:“出于胃上口, 并咽以上, 贯膈而布胸中, 走掖, 循太阴之分而行, 还至阳明, 上至舌, 下足阳明,常与营俱行于阳二十五度, 行于阴亦二十五度, 一周也, 故五十度而复大会于手太阴矣。”请注意,“并咽以上”,即是颅腔;“贯膈而布胸中, 走掖, 循太阴之分而行”,即是脊腔;与营俱行阴阳一周所述,正是任督二脉,沿脊上下,非颅脊腔莫属也。第四, 《营卫生会篇》描述中焦:“亦并胃中, 出上焦之后, 此所受气者, 泌糟粕, 蒸津液, 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 乃化而为血, 以奉生身, 莫贵于此, 故独得行于经隧, 命曰营气。” 并胃中, 出上焦之后没有问题,关键在于“受气者,泌糟粕, 蒸津液, 化其精微”,正是肺的气体交换,“上注于肺脉, 乃化而为血, 以奉生身, 莫贵于此”,是肺心血液循环,两者均在胸腔进行。第五,《营卫生会篇》描述下焦:“下焦者, 别回肠, 注于膀胱, 而渗入焉。故水谷者, 常并居于胃中, 成糟粕而俱下于大肠, 而成下焦, 渗而俱下, 济泌别汁, 循下焦而渗入膀胱焉。”下焦为腹腔是很明确的。
《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
 

图 2. 三焦的解剖结构。图中绿色部分为颅脊腔(cranial cavity 和Spinal cavity),横膈以上为胸腔(Thoracic cavity),横膈以下为腹盆腔(Abdominopelvic cavity)。人体这三大空腔即是三焦。
三焦如此结构正是“上焦如雾, 中焦如沤, 下焦如渎, 此之谓也。”如果从功能上和物种进化上来看,也符合上述结论。[2]
5 三焦与心主
作为腑的三焦对应的脏是什么?与三焦构成表里的关系的是心主。如果我们可以确定上焦是颅脊腔,那么与其对应的实体器官就应当是大脑和脊神经。近年有学者王人澍先生力图证明三焦是脊神经,以期解决传统中医竟然遗漏中枢神经这么重要的人体系统。[4]
那么心主可以是脑脊神经吗?至少在功能上有许多相似之处。
6 脏腑论或藏象说
有学者指出:1957 年以后才始将《内经》有关脏腑论述命之为“藏象学说”, “由此而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中医界不得不对“中医脏腑不是人体胸腹腔内的实体器官,到底是指什么”这一自己给自己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迄今为止,虽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所取得的成果仍未能科学地回答这一问题。其实,中医脏腑本是指人体胸腹腔内客观存在的脏器实体,不能因中医脏腑与西医学相应脏器在功能上存在着“不可通约”的差异,就否认中医脏腑的解剖学属性,也完全没有必要将“脏腑”改称“藏象”。[5]
参考文献:
1.本图下载自:《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http://www.lulala.ca/tcm/mainpage/b-9.html.
2.高也陶,看中医还是看西医[M] 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2007.
3 . Temple College. Body Cavities. (2006 - 01 - 11)(2006 - 11 -
05)《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 http://www.templejc.edu/dept/biology/RHicks/biol2404Int/cavities.gif.
4. 胥晓琦,脊髓为体三焦为用——介绍王人澍的三焦实质研究 《中国中医药报》总2406 期(2005-09-09)(2006-11-05)《黄帝内经》的脏腑观与现代解剖学http://cntcm.39kf.com/shtml/2406-b-20.shtml.
5. 张效霞,邵书远, 脏腑与藏象考辨,[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3, 27(1)7-8.

上一篇文章:一寻常型银屑病(牛皮癣)家系的HLA等位基因分析
下一篇文章:牛皮癣(银屑病)遗传数据